情感美文

正文 0973 阎贝我真不是他家长快穿:吾儿莫方快穿:吾儿莫方章节阅读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35

正文 0973 阎贝我真不是他家长快穿:吾儿莫方快穿:吾儿莫方章节阅读

玩水?东海的水岂是想玩就能玩的?“哎哎哎!”“哪吒你等等!”阎贝冲了上来,一把拉住这想要去玩水的小屁孩,疑惑问道:“刚刚我过来之时,才刚一落地就感觉到一阵震颤,海水翻涌,你知不知道,这是你手上的宝贝弄出来的?”“你松开我!”哪吒企图甩开阎贝的手,却没甩开,不满的皱起了眉头,“是我弄出来的又如何?这片海域又不是你家的!”“你放开我!再不放我可打你了哦!”哪吒眼睛一瞪,抬手就要将混天绫挥出来,阎贝可不敢与这法宝硬抗,赶忙松开了他的手。

“哼!”哪吒重重哼了一声,抬步便要往海里去。 阎贝可不想自己母女俩被他连累,想着他一个小屁孩可能并不知道东海里还有龙族,好心在后面提醒道:“东海龙王一家就住在东海里,你这混天绫威力这般大,你可不要再将它放进东海里去了。 ”哪吒本不想理会她,可听见她这话,脚步还是停了下来。 大眼朝她望了过来,惊讶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这宝贝叫做混天绫?还有,东海龙王住在海里吗?”阎贝见他听进去了,赶忙跑上前来,解释道:“你这宝贝的名字我怎么知道的你别管。 ”“你只要知道,你刚刚只是在海里耍了一下,我就能够感觉到大地震动,你若是还要把混天绫弄进海里去,将人家屋顶掀了,那人家可是会来找你麻烦的。 ”“找我麻烦?”哪吒眉头一挑,不屑说道:“那也得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说完,看了阎贝一眼,依旧转身要下海去,只是阎贝注意到,他暗自将混天绫变小收了起来。 如此,她这才算是送了一大口气。 可这口气才送到一半,往海里走去的哪吒突然又“嗷”的惊叫着朝她这般冲了过来。

一过来便躲在她身后,只看得阎贝心里咯噔一下,暗道要完。

她这一口气注定是松不开了,只见先前十分平静的海面突然泛起滔天巨浪,哗啦啦一群虾兵蟹将从海中冒了出来,人数众多,乍一看还真挺吓唬人。 难怪哪吒直接跑了过来,原来是见到了这些虾兵蟹将,担心被人找麻烦。

他倒是不傻,一跑过来就抱住了阎贝的手臂,一副与她十分亲近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是一伙儿的呢。 “尔等是何人?为何无缘无故掀起巨浪损我东海龙宫!”一头身长十余米,浑身雪白的银龙从海底飞出,盘旋在东海上空,厉声喝问道。 哪吒见居然真有龙族前来找自己麻烦,顿时便有些慌了。

如果刚刚阎贝没告诉他东海有龙族,他或许还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必定要上前去与其争辩一番。

可偏偏他知道了,这口气如何也壮不起来,只能躲在阎贝身后,故意大声的喊了一句:“姨妈救我!”卧槽!哪吒你这熊孩子!此时此刻,感受到从银龙身上那股冷意的阎贝一点都不觉得身旁这小屁孩可爱了。

“你这孩子,乱叫什么呢,谁是你姨妈啊!”阎贝不想招惹麻烦,一边伸手准备将挂在自己手臂上这熊孩子弄下来,一边对银龙谄笑道:“我们是偶然路过的,与这小孩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自己惹下的祸事你找他吧!”哪知,这熊孩子居然直接开口喊道:“是姨妈你叫我下水里去玩玩的,现在闹出事儿来,你居然推卸给我一个孩子,姨妈你太无耻了!”“我无耻?”阎贝气得声音都拔高了两个度,心里真是悔死了。 早知道刚刚就直接带着女儿离开,也不会惹上哪吒这个熊孩子。

“你小子给我下去!”阎贝猛的一甩手,哪吒到底还小,也没什么修为,不过是仗着法宝厉害罢了,阎贝真使力,他根本挂不住,咚的一下摔倒在沙滩上。 知道他皮糙肉厚的,加上沙滩软和,阎贝是一点也没觉得良心不安,赶忙闪开,拉起女儿就躲到一旁去。

哪吒见了,气得脸色涨红,许是受不了被人这般对待,气呼呼的自己爬了起来,叉腰看着空中那银龙,喝问道:“我不过是在海里洗了个澡罢了,怎的就弄坏那什么龙宫了?”飞在空中的敖丙听见他这话,见他又是一个普通小孩,不由得将目光朝阎贝身上撇了过来,眼神充满了鄙视。

“你这大人弄坏了我东海龙宫不算,竟然还好意思让一毛头小儿过来顶嘴,可真真是无耻啊。

”阎贝一脸懵逼,摊手无奈道:“我真特么的是路过的好吗?”“就算你是路过的,这小孩是你侄儿,他惹下如此祸事,你也得替他担着!”敖丙反驳道。 并没有因此就放过阎贝,反倒越发看不起这个推卸责任的大人。

阎贝真是觉得自己吃了好大一个冤枉,再次无奈的辩解道:“我真不是他家长,您可真的找错人了。

”“找错?你等鬼鬼祟祟的出现在我东海海域,便是找错也要同本太子回龙宫接受审问!”敖丙冲下方虾兵蟹将使了个眼色,早已经做好准备的虾兵蟹将们立马上岸朝阎贝等人围了过来。

阎贝看着架势,就知道自己解释也没卵用,抬手喝道:“且慢!”“怎么?你想好要承认了?”敖丙嗤笑问道。

阎贝点头,牵着完全懵逼的女儿来到哪吒身后,一把拎起这熊孩子往身后一塞,狠狠瞪了他一眼,这才在他惊讶的目光中,开口问道:“说吧,要赔多少,我们赔就是了。

”“对了,看你们这样子也并无人员伤亡,可别想趁机讹我!”阎贝又补充道。 敖丙见她承认,暗自松了一口气,没有直接计算损失,反而问道:“不知夫人如何称呼?”“姓阎,单名一个贝字,说吧,要赔多少,我赔给你便是了。

”阎贝有气无力的催促道。

她现在心很累,只希望这东海太子不要狮子大开口。

“阎夫人,你既然认了这桩事,那我等也不会紧追不舍,龙宫的确多处受损,可是要说一个赔偿暂时也不好计算,可否先告诉我,夫人到底如何引发了我东海如此震荡?”。

上一篇:【一岁半宝宝的教育】一岁半宝宝怎么教育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