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拉莫娜·科瓦尔:我们应该读什么书,怎样读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39

拉莫娜·科瓦尔:我们应该读什么书,怎样读

[摘要]像我这样的移民家庭,父母只有小学文化水平,不会说英语,汽车图书馆不像坎伯维尔市政厅旁的中心图书馆那样令人望而生畏。

若你是外地面孔,说话带有口音,那样的地方是很难进去的。

本文摘自《我的事业是阅读》,(澳大利亚)拉莫娜科瓦尔著,李平译,译林出版社,2016年7月故事中,一场猛烈的狂风摧毁了一个名为“山边”的小镇,并将七个孩子和他们的老师困在山洞里。 他们为了生存而奋斗,同时也不得不面对必然的损失。

这不仅是一场关于精神生存的斗争,更是关于人类生存的斗争。

我不知道,如果我父母被害,我的会变成什么样。

我知道我父母的家人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纳粹对犹太人进行的大屠杀中丧生,而他们都是各自家庭唯一的幸存者。

每人都有一段复杂的故事。 我母亲通过伪造身份而幸免于难,那时她十四岁,自此以后她都是独自一人,而我父亲曾在地下室中藏身两年。

我知道的仅此而已。

每次我问起他们的经历,他们都会泪流满面,后来我才知道,我的问题令他们难过,他们不乐意回答,于是我不再问。

对我来说,阅读和想象是更好的方法。 《山边》内容与我不谋而合,让我想象他们从未告诉过我的细节。

有一次,在我大约八岁的时候,父亲去参加纪念纳粹大屠杀幸存者年度聚会,带回来一本奥斯威辛集中营图片的精美杂志。 没有任何预兆,他递给我。

封面上的金色希伯来文字吸引了我的眼球,但翻过来的页面上,浮现的是一张骇人的照片──全身赤裸的尸体堆积如山。 我想避开这个画面,就翻到另一页,眼前看到的是另一番更加残忍的景象──骨瘦如柴的孩子坐在托盘上,准备送入烤炉。 我记得我所看到的就是这些,着实令我震惊。 我不想刻意去找影片来验证我的记忆,一次也不想,即使是为你。 非常美文母亲意识到那本杂志的内容后,一把从我手中夺过去,并朝父亲大吼大叫,说这些东西不是我这个年纪的孩子看的。 他们用波兰话大吵了一架,互相责骂对方。

我也没有胃口吃饭了。 那时,我们正在喝大麦汤。 若干年后,大麦汤的味道仍让我感到恶心。 有一次,我像往常一样翻父母的衣柜和抽屉,在衣架高处发现了那本杂志。

我一眼就认出了该杂志的封面,但没有翻开它。

从此以后,我对那个衣柜产生了恐惧感,多年来一直对它避而远之。 我甚至养成了一个怪习惯,在睡觉之前,我一定要确保所有房间的衣柜门都是关着的。

或许就是从那时起,母亲禁止我看有关战争的书,因为十多岁以后,我到别人家里去玩,才知道这一类的书籍。

比如波兰犹太作家叶耶尔迪-努尔(YehielDe-Nur)的《玩偶之屋》(TheHouseofDolls),他的笔名是卡罗尔-塞廷斯基135633(Ka-Tsetnik135633),这数字源于其在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囚犯代码。 这本书写的是关于犹太妇女在集中营被迫对纳粹士兵卖身的故事,但我并没有细读它,只草草翻了一下,看了个大概。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刚上高中时,我读过安妮弗兰克的《安妮日记》,依稀记得,与荷兰如何抵抗纳粹的统治相比,我对安妮和彼得之间的恋情更感兴趣,他们二人一起在阁楼上度过数月,小声地交谈,最后安妮死于贝尔根──贝尔森集中营。 幸存者的故事在我们身边屡见不鲜,但这样的恋爱故事却是很难得的。

汽车图书馆带我进入了一个不同的世界,我相信,那就是母亲带我去那儿的原因。

多年来,我访谈过世界上一些顶尖的作家,得知他们写作的冲动往往源于他们读过的书。 他们提到自己如何与阅读结下不解之缘时,常常会提及当地的某个图书馆、某个图书管理员或者某个和蔼的老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英国小说家珍妮特温特森(JeanetteWinterson)的养父母是原教旨主义基督教徒,他们一生只读六本书,且都与《圣经》有关。 因此,从图书馆借书是她通往外部世界的唯一路径。

然而,她从图书馆带回的每本书,都要经她母亲检查,年轻的珍妮特开始将书藏在床底下。 一次,母亲发现她私藏了一本劳伦斯的《恋爱中的女人》,母亲知道,劳伦斯是撒旦信徒,还是一位色情文学作家。

一怒之下,她母亲把她所有的书从卧室窗户扔到后院,在室外厕所边将它们付之一炬。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珍妮特告诉我:“我常常想,专制统治者痛恨书籍,时常焚书、禁书,其原因与其说是书的内容……不如说,阅读本身就是自由意志的体现。

在你与书之间插不进任何东西,监视器或者中情局的袖珍窃听器都无法进入你的思想与书页之间的空间,所以书很可怕。 书确实意味着思想与精神的独立,没有人知道你当时在想什么。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我母亲与珍妮特的母亲截然不同,她饱读了许多知名的纪实文学作品,比如阿尔文托夫勒(AlvinToffler)的《第三次浪潮》(TheThirdWave)、万斯帕克德(VancePackard)的《隐藏的说客》(TheHiddenPersuaders)和《废物制造商》(TheWasteMakers)。 她还阅读了许多政治类以及女权主义者的作品。 她尤其对禁书情有独钟,比如,她读过詹姆斯乔伊斯的作品《尤利西斯》,这本书直到1953年在澳大利亚才得以解禁。 这本书对以英语为母语的我来说,读起来尚且费力,而母亲的母语并非英语,所以,我无法想象她为了读懂它花费了多少精力。

母亲还读过劳伦斯的《查泰来夫人的情人》,这本书直到1965年才被解禁;她还读过菲利普罗斯(PhilipRoth)的《波特诺伊的怨诉》(Portnoy’sComplaint),此书在澳大利亚经历了一系列的诉讼和非法版权风波,1970年才得以解禁。

正是这些书让母亲时常在沙发上阅读时陷入冥思。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作品简介非常美文生活,以及书本对于领悟人生的重大影响。 众人所喜爱的“阅读”,究竟为何物?为何“书”能如此丰富,让我们的人生变得多彩多姿?我们从这本书中可以找到答案。 现在的图书泛滥成灾,许多通俗刊物偷偷夺去了世人宝贵的光阴,使人们无暇顾及真正有益于修养的作品。

因此,热爱阅读的科瓦尔毅然站出来为读者写下这本阅读的著作,让人们在她的人生中领略“开卷有益”。 非常美文本书的引进,对大力提倡全民阅读,对教育界提倡孩子要多读点经典的当下来说,具有现实意义,读书能够引导人们发挥自己的特长,培养文字能力。

上一篇:经典语录:为了以后能随时偷懒,现在就得时刻努力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