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踏血寻梅》:残酷的温柔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13

《踏血寻梅》:残酷的温柔

  踏血寻梅,突出一个血字,皆因它脱胎自一个肢解凶杀案,这种案件当然是血腥的。

电影为了照顾大众感受,还出了一个98分钟的大众上映版,删去了20分钟的肢解戏,以免引发观众的不适。 我不死心,等足三个月,等来了加长的120分钟版。

    其实,无论是删去的20分钟,还是全片,真正血腥的地方,对我来说,相当于是没有的。

导演用温柔的目光去抚摸跟这个案件关联的人,人啊,一个个活生生的,他们都是父母生的,社会养大的,他们不是霎时间就变成我们所遇见时的那副样子、那副心肠的。 每一个人被揭露过去的时候,引发的都是那么微不足道的颤动,人如蝼蚁。

    王佳梅就是踏血要寻的梅,她是香港新移民,说着一口有口音的粤语。 当学校社工惯例关心学生,而佳梅问:“为什么她要用刀割自己?”社工的面孔有些难以维持了,她无法解答佳梅的问题,也就无法开解佳梅。 谁又能真正开解谁呢?其实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隔海相望,看似近,有时远。     佳梅看似是为了钱去缓交的,人活着,又怎么不被钱羁绊?她喜欢的耳环,因为没钱,就要被收走,这对于一个少女来说,是踩踏尊严的,但是没钱,她不能谈尊严。 家庭困难,使她异常想出人头地,这跟大多数人是一样的,只不过有些人懂得等待,等自己长大,自己读完书,她就没那么好运气了,急冲冲的往社会里头扎。

其实没人引诱她的。     王佳梅,太平凡了,她可以是任何青少年的缩影。 她的求死,是真实的,不是负气,她说,人有那么容易死吗?少年的勇气。 她断气前的眼泪与微笑,显得那么的坦然,这不是属于少年的,这么坦然的面对死亡,对世界就毫无留恋吗?恐怕是这世界不值得她留恋吧。

    佳梅在片中唱着郑秀文的《娃娃看天下》,歌词是这样写道的:发上结着红蝴蝶,正是那段往事,我思忆中的七月……回头问问这天空,这人生可轻易吗?这些你到底明白吗?    你明白吗?    臧Sir想搞明白。

    郭富城再一次贡献了一次非常漂亮的演出。     臧sir从一开始就推理出是谁杀了王佳梅,而凶手也很快自首。 这在一般的凶杀电影里是不多见的,恰恰证明了导演的野心远不在“破案”,他想破人心。 知人口面不知心。 人心是那么好破的吗?    确实不容易,臧sir的同事劝他收手,不要再浪费警力,收集证据是用来指控的。

很有道理,漠不关心是活在这个现代社会的自学技能,有太多信息让人眼花缭乱,该关心哪一个好?哪一个都不关心就好。

    通过臧sir的探究,去串联这案情中的每一个人,电影通过回忆闪回的方式,插入了每个人的心事,有些说出口了,有些藏在心了。

    其中我觉得最动人的是,臧sir一直想知道的,丁子聪的杀人动机。

丁子聪是这样回答的:我恨的不是女人,我恨的是人,我其实不讨厌佳梅,我甚至喜欢上了她,我讨厌人,所以我杀了她。 一句既有杀机又有触机的话。     这里,我引用《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里的一句台词:生而为人,对不起。     导演翁子光兴许不那么悲观,他让佳梅有所信仰,读圣经:凡神所造的物都是好的,若感谢着领受,就没有一样可弃。     矛盾的是,佳梅将自己的生命视为可弃。

    生命本身就是矛盾的。

上一篇:二三线城市双合同致房价明降暗升 地方监管应动真格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