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卷一 柳耆卿诗酒玩江楼记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68

卷一 柳耆卿诗酒玩江楼记

。 吟诗作赋,,,。

专爱在,多少名妓欢喜他。

在京师与三个出名上等行首打暖:一个唤做陈师师,一个唤做赵香香,一个唤做徐冬冬。 这三个顶老陪钱争养着那柳七官人,三个爱这柳七官人,曾作一首词儿为证。 其词云:师师媚容艳质,香香与我情多,冬冬与我煞脾和,独自窝盘三个。

撰字苍王未肯,权将“好”字停那。 如今意下待如何?“奸”字中间着我。

这柳七官人在三个行首家闲耍无事,一日,做一篇歌头曲尾。

歌曰:十里荷花九里红,中间一朵白松松。 白莲刚好摸藕吃,红莲则好结莲蓬。

结莲蓬,结莲蓬,莲蓬好吃藕玲珑。 开花须结子,也是一场空。 一时乘酒兴,空肚里吃三钟。 翻身落水寻不见,则听得采莲船上,鼓打扑冬冬。

柳七官人一日携仆到金陵城外,玩江楼上,独自个玩赏,吃得大醉,命仆取笔,作一只词,词寄《虞美人》,乃写于楼中白粉壁上。 其词曰: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月明中!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柳七官人词罢,掷笔于楼,指仙而返京都。 这柳耆卿诗词文采压于才士,因此近侍官僚弃敬者多举孝廉,保奏耆卿为江浙路管下余杭县宰。

柳耆卿乃辞谢官僚,别了三个行首,各各饯别而不忍舍。 遂别亲朋,将带仆人,携琴剑书箱,迤逦在路。

不一日,来到余杭县上任。 端的为官清政,讼简词清。 过了两月,用己财起造一楼于官塘水次,效金陵之楼,题之额曰“玩江楼”,以自取乐。

本处有一美丽歌妓,姓周,小字月仙,柳七官人每召至楼上歌唱祗应。

柳县宰见月仙果然生得:云鬓轻梳蝉翼,蛾眉巧画春山。 朱唇注一颗夭桃,皓齿排两行碎玉。 花生媚脸,冰剪明眸;意态妖娆,精神艳冶。 岂特余杭之绝色,尤胜都下之名花。

当日酒散,柳县宰看了月仙,春心荡漾,以言挑之。 月仙再三拒之,弗从而去。

柳七官人交人打听,原来这周月仙自有个黄员外,精密甚好。

其黄员外宅,与月仙家离古渡一里有余,因此每夜用船来往。 耆卿备知其事,乃密召其舟人至,分付交伊:“夜间船内强奸月仙,可来回覆,自有重赏。 ”其舟人领台旨去了。

却说周月仙一日晚独自下船,欲往黄员外宅去。

月色明朗,船行半路,舟人将船缆于无人烟处,走入船内,不问事由,向前将月仙搂抱在舱中,逼着定要云雨。

周月仙料难脱身,不得已而从之。 与舟人,月仙惆怅,而作诗歌之:自恨身为妓,遭淫不敢言。 羞归明月渡,懒上载花船。 是夜周月仙被舟人淫勾,不敢明言,乃往黄员外家,至晓回家。 其舟人已自回覆柳县宰。

县宰设计,乃排宴于玩江楼上,令人召周月仙歌唱,却乃预令舟人假作客官预坐。

酒半酣,柳县宰乃歌周月仙所作之诗。

曰:自恨身为妓,遭淫不敢言。 羞归明月渡,懒上载花船。 柳耆卿歌诗毕,周月仙惶愧,羞惭满面,安身无地,低首不语。

耆卿命舟人退去。

月仙向前跪拜。 告曰:“相公恕贱人之罪,望怜而惜之!妾今愿为侍婢,以奉相公,心无二也!”当日,月仙遂与耆卿欢洽。

耆卿大喜而作诗曰:洼人不自奉耆卿,却驾孤舟犯夜行。 残月晓风杨柳岸,肯教辜负此时情!诗罢,月仙拜谢耆卿而回。 自此,日夕常侍耆卿之侧,与之欢悦无怠。 忽一日,耆卿酒醉,命月仙取纸笔作一词,词寄《浪里来》。

词曰:柳解元使了计策,周月仙中了机扣。 我交那打鱼人准备了钓鳌钩。 你是惺惺人,算来出不得文人手。

姐姐,免劳惭皱,我将那点钢囗锹掘倒了玩江楼。 柳七官人写罢,付与周月仙。

月仙谢了,自回。 这柳县宰在任三年,周月仙殷勤奉从,两情笃爱。 却恨任满回京,与周月仙相别,自回京都。 到今风月江湖上,万古渔樵作话文。

有诗曰:一别知心两地愁,任他月下玩江楼。 来年此日知何处?遥指白云天际头。 又诗曰:耆卿有意恋月仙,乐怡然。

两下相思不相见,知他相会是何年?。

上一篇:PHP入门速成(3)-php基础-PHP教程-幽默笑话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