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第224章 排片问题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52

第224章 排片问题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你性格很特别,和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 ∈♀”疯狂过后,两人仅以被单遮羞,胡茵梦软到在叶景诚胸口,不由给自己的男人一个评价。

“怎么特别法?”叶景诚抚摸着对方的青丝,说道:“特别大胆?”“嗯……这么说也行。

”要胡茵梦具体形容,她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但是说到大胆,叶景诚的确有够大胆。

无论是在银行遇到劫匪那一会,还是后来在酒店对她做出那种事。

如果那时候自己把他告上法庭,即使没办法让法官判他有罪,对他的名声绝对有很大的影响。 当然,胡茵梦如果把事情公诸于世,本身同样会受到外界的指指点点,这也是她放叶景诚一马的原因之一。

“做你的男人,不特别点怎么行?”叶景诚会心一笑。 他肯定是特别的,一般人只会把你当女神供奉,哪会像他一样,第二次见面就把女神当白菜拱了。

“有没有想过留在港岛?”对于自己的女人,叶景诚向来喜欢看管,而不是任由的放生。

“但是,我不知道在这边可以做些什么。

”胡茵梦是有打算过离开呆湾到其他地方定居,初衷并不是为了贴近叶景诚这位爱人,而是她受不了家里负面权威的教育。

她现在这个母亲并不是亲生的,而她在家中遭受的待遇。

可以直追电视上演的剧情,受到凶恶的继母各式刁难和虐待。

胡茵梦俨然记得在她八岁那年,因为不服继母的管教被一番拳打脚踢。

那时候还是一个昏暗的夜里,最后她是跑进竹林才摆脱了继母。 在一个黑暗的环境,你可以想象一个八岁女孩的孤单无助。

她还记得自己法式长达后一定要报仇。 这个心结一直留到现在,但是她不单没解开这个心结,反而被管教得越来越严,就连财政大权都落在继母手上。 甚至叶景诚上次给她的那笔钱,被发现之后也被强横收了上去。

而对于这件事,她那个酒鬼父亲不单没帮忙,相反还和继母一起逼她,好拿到钱继续醉生梦死。

胡茵梦摸了摸左手手肘,那里还有一块瘀伤没完全恢复,对于这样的家庭她是由心想要摆脱。 正当胡茵梦想得出神之际,叶景诚在她脸颊留下薄薄一层口水印,语气温和说道:“什么都不用做,就做少奶奶不好?”胡茵梦抬头专注看了一眼这个男人,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神出现几分希冀。 不过要她做一个什么事都不用做的少奶奶,尽管会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但是也失去和外界接触的机会,那和困在鸟笼的金丝雀有什么区别?“小傻瓜。 ”叶景诚刮了一下胡茵梦鼻梁,说道:“你要做什么我不会限制,还是和你在呆湾那边一样。

可以去拍戏,可以上节目,还可以写书出版。

”胡茵梦没有说话,静静的把头伏在叶景诚心间,聆听到爱人起伏不断的心跳。 自己明明比他大上六、七岁,还要被一口一个小傻瓜的叫。

最重要的还是,自己内心偏偏洋溢出一股幸福。 原来自己真的沦陷了,只是这个男人是不是真会好好对她?而且报纸上刊登的各种花边新闻,都指明这个男人是个害人精,花心鬼,自己也必须去容忍他?铃铃铃——不等胡茵梦继续胡思乱想,茶几的电话不和谐的响铃,瞬间打破两人的温馨时刻。

接电话的事自然是叶景诚来做,不过当他站起来的时候,一身腱子肉由于没有衣物遮挡,直接呈现在胡茵梦面前,瞬间让她羞红了脸,最后干脆把头埋进被单。

直到听到若有若现的谈话声,她又忍不住伫其耳朵倾听。 “喂,叶生?”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正是他的秘书朱寳意。

房间是用朱寳意的名义订的,这个时候,也只有她知道怎么样联系叶景诚,朱寳意问道:“黄白鸣导演来了公司,希望当面和你谈一下影片上映的问题,要我问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叶景诚先是看了胡茵梦一眼,同样听到内容的胡茵梦点了点头。

原本叶景诚是准备带她去游玩,现在看来只好暂时放弃这个计划。

“好吧,你叫他等一下,我半个小时到。 ”叶景诚给出答复。 穿好衣服之后,胡茵梦替叶景诚系上领带,叶景诚问道:“茵茵,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在这里等我?”“在这里等你吧。

”胡茵梦知道都叶景诚这个身份,公事和私事一定要懂得分明。

自己就算帮不了他,也不可以成为他的负担,于是温柔体贴说道:“既然你秘书已经回去,那凤娇她们应该也回来了,等下我和她们去周围走一下就好。 ”“那好吧,帮我保管好钱包。

”其实就是让胡茵梦用他的钱,但是这话说直接说出来,就变得有些俗气。 而且以胡茵梦柔中带刚的性格,也未必会接受。

吻别之后,叶景诚驱车来到公司。

“叶生!”远远原本正坐在沙发椅等待的黄白鸣,一副点头哈腰的走了上来。 他并不是为了奉承叶景诚,因为就算有这种想法也不会这么高调。 只可以说是他的一个习惯,又或者是一种姿态。

伸手不打笑脸人,说的正是黄白鸣这种人。 他一开始就把姿态放到最低,促成一个好事的几率也会大很多。 就像后来拍摄《最佳拍档》的时候,麦加和石天亲自去邀请许冠杰,结果吃了好几次的闭门羹。 最后让黄白鸣去交涉,一次过就让许冠杰答应出演这个角色。 但是你要说这个人没脾气,又或者看他好欺负不放在眼内,那就真的是大错特错。

这种人表面和你笑嘻嘻,实则是一个不断蓄势的千年老乌龟。 等对手反应过来的时候,早就被他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这一点也是他排众而出的资本,在同行纷纷因为各种运营退出电影圈,他还蹦跶着每年开一部家有喜事。 “叶生,你之前不是说《表错七日情》可以上暑假档,怎么排片又换成了《何必有我》?”坐下之后,黄白鸣道明来意。

上一篇: 深圳每天2万吨生活垃圾去哪了?805个小区已“参团”!这个区自产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