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论语文教育与文学教育语言教育的关系的论文2400字 感情是什么意思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38

论语文教育与文学教育语言教育的关系的论文2400字 感情是什么意思

  较长时期以来,社会各界对中小学语文都曾展开过热烈的讨论和批评,然而关于语文教育的内涵,教育界、新闻界曾有过一些模糊的认识。 本文从以下两个方面论述“语文教育”与“教育”、“语言教育”的关系,或许能使语文教育的内涵得到一些更真实的体现。

  一、“语文教育”不完全等同于“文学教育”  当前,在教育界,尤其是语文界往往存在以下现象:自觉或不自觉地把“语文”内涵的一半,或更多一点的比例与“文学”等同起来,把“语文教育”当成“文学教育”,从“文学”的角度去衡量学生的作业和作文,学生明明写出了一段意思明了、语言流畅的话来,也会因为不“生动”不“优美”没“文采”而被否定,他们要求中小学语文教育岗位上的教师在课堂上讲一些“真正有文学意味”的内容。

其实,这种现象十分清楚地代表了一种倾向,即他们没完全弄清的“语文”是什么,尚没搞清中小学生语文教育的基本内涵、目的和任务。 而一切深谙学校语文教育事业的专家们、语文老师们从来不是也不会这样要求或进行语文教学的。 他们认为,作为正在打基础的学生,说话作业,只要能“文从字顺”就可以了。

著名语言学家王力就在《谈语言》一文中,旗帜鲜明地提出文章不能脱离口语,要规范化的观点,并对某些报道中用“七月流火”、“最好水平”、“不以为然”等词“故作姿态”的作法提出过批评。   语文教育的名人大家叶圣陶先生,说到中小学生,说到中学语文教育,他却不是用“文学”的眼光去审视、去要求,而是实事求是地提出了教师和学生经过努力,即能够达到的标准,并没有用什么“感悟力”“文采飞扬”作为标准,为什么呢?这就是因为叶圣陶先生针对的是学校语文,是真正的基础教育中的语文,而前边的用“文学”的标准去衡量“语文教育”的现象看来不无道理,但常常是理想化、不切合学生实际的东西,难于付出实践。

  认识不同,标准就不同,其评价的结论就不相同,因此,笔者的认识是:“语文教育”确实涵盖一定的“文学教育”的成分,但不可将二者完全等同。   二、“语文教育”要为“语言文章”的教育服务  “语文教育”既然不是“文学教育”,那其内涵到底是什么?从我们现行的初、高中教学大纲中的基本篇目的课文编排情况中,不难看出编入了不少古今中外的小说、诗歌、戏剧。

初中这类作品约占全部课文的40%,高中的比例略少一些,但也有约30%。 虽然这些“纯文学”的东西有相当比例,但在教学要求或重点里,却没有把文学知识、文学创作的方法,作为学生学习、运用的重要内容,而是只当作学生形成一般的语文听、说、读、写能力,感受和了解普通文学常识的范例出现的,在“写作”方面没有涉及“文学”的内容。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语文教育的最终目的是“教会学生看书写文章”,所以,教材的编选就要尽可能地多角度和多方面的使文章的体裁、类别更加丰富。 既要一般的记叙文、议论文、说明文,又要编一些诗歌、戏剧、小说作品,而这些“纯文学”的东西编入教材的目的,不是要培养诗人、剧作家和小说家,而是让学生从小受到这些优秀文学作品的语言滋养,更好地体现“语文教育”。

因此,从教材内容的编选及教学大纲的教学要求来看,“语文教育”是“语言教育”的教育。

  从学生的实践角度来看,“语文教育”的内涵也是“语言文章”的教育。

诚如上述那样,教材中的确编入了相当的文学作品,但其目的并非要学生学习这些作品之后,就去练习写诗,写小说和编剧本。

无论是教学大纲关于“写作能力”的训练要求还是实际教学活动中学生每周一次的小作文和双周一次的大作文,其文体始终围绕着记叙、说明、议论三类交替变化,反复训练,极少有以写诗、写小说等为对象的“作文”,除此之外,则是一般的,比如广告、启事、通知、便条,容量稍大一点的不过是关于“简报”的写作。

这样,抛开平时作业中有关文章基本构件字、词、句、段的练习不计,一名中学生在六年的学习生活中,在写这样的东西至少180篇左右。

应当特别提出的是,为了培养学生实事求是的文风(也是一种文风吧),使之有效地掌握写文章(主要是上述三类文章)的基本法则,语文教师,尤其是小学阶段的语文教师还常常向学生强调“作文不许编”(至于这原则可否灵活些又另当别论——笔者),这就严格地指示了学生:你的作文,应当是取材于生活的真人真事,真情实感;你写的就是一篇文章,既不是什么专业的学术文,更不是文艺小说,不是一篇创作。 直到高中二年级,学生即将步入社会,或进入高一年级,大纲中关于其“写作能力”的要求仍旧是“能比较熟练地运用记叙、说明、议论各种表达方式,写一般的记叙、说明、议论的文章”。   请看,这里所说的“文章”。 这,乃是我们所以说“语文教育”是“语言文章”的教育的佐证之二。

  此外,我们可以从人类以语文教师自身素质的要求角度去研究“语文教育”的内涵实质。

凡是经验丰富的教师,都十分推崇教师在教学生读写文章的同时,也经常自己多读多写。 那么,写什么样的东西呢?对此,叶圣陶先生指出:  我希望教师练习写文章,并不是专指写文艺作品而言,尤为重要的是写一般文章。 一般文章是文艺作品的基础,一般文章又是实际工作中随时需用的,谁都能写好,所以尤为重要。

  在这里,大师叶圣陶即使是对学生的师长们,也只提出了“尤重要的是写一般文章”。

这就是因为叶老深知,“语文教育”说到底,并不是讲授写诗、写小说和写戏剧的。

正如他在上述议论之后继续指出的那样:教师学会写文章,他的教学就不会“空讲些作法”,就能“有写作的切实经验,就能随机应变,给学生真正有益的帮助”。

  必须说明的是,之所以论证叶圣陶关于“语文教育”就是“语言文章”教育的论断,并不是否定语文教材中包含着一些“文学”成分和“文字”知识,而是从语文教育的目的、任务,特别是中小学基础语文教育的目的、任务角度来认识的。

“语文”课本中无论是“文字”知识还是“文学”知识,都是为“语言文章”的教育服务的。

转载请注明来源。

原文地址:  。

上一篇:2020年国家电网校园招聘:工资高吗?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