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冯鑫“坠落” 暴风何去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153

冯鑫“坠落” 暴风何去

  冯鑫是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暴风梧桐资本董事长兼CEO,暴风体育董事长,暴风魔镜董事长。

  数据来源:天眼查  曾任北京金山软件市场渠道部经理、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  2005年底创办北京酷热科技公司;  2007年,冯鑫出资收购暴风影音播放软件,组建北京暴风网际科技有限公司。

  本来就麻烦横生的暴风集团,如今又摊上了事。 7月28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尽管暴风集团称经营情况正常,但一年来,该公司各种危机层出不穷,从员工欠薪到广告业务锐减,再到各种拖欠货款,内忧外患让这个昔日的股王风光不再。

而此后,失去领头羊的暴风或许更加难以为继。   灵魂人物  暴风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

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将制定相应工作管理办法及应急预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项经营活动平稳运行。

  在微博上,冯鑫最新的更新日期为6月5日,还有报道称,冯鑫朋友圈最新更新日期为7月15日。

北京商报记者就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具体原因联系到暴风集团相关负责人,截至发稿,对方未做出回复。   作为暴风集团的灵魂人物,冯鑫在该公司兼任数职。 天眼查数据显示,冯鑫是暴风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暴风梧桐资本董事长兼CEO,暴风体育董事长,暴风魔镜董事长。   在暴风集团之前,冯鑫曾任北京金山软件市场渠道部经理、市场总监、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在金山系列产品的推广、销售中发挥重大作用;2005年底创办北京酷热科技公司;2007年,冯鑫出资收购暴风影音播放软件,组建北京暴风网际科技有限公司。   在冯鑫的带领下,暴风集团股票曾经被称为妖股。

而暴风影音也曾是视频播放器行业中的佼佼者,因为定位准确,暴风影音成功取代了VCD,正式从CD时代进入到了播放器时代。   暴风集团于2015年3月上市,其虚拟现实的故事得到了追捧。

上市后一路飙升,创下了两个月37个涨停的纪录,市值最高时一度超过400亿元,冯鑫本人的账面身家也超过百亿元。 上市55天后,在北京首享科技大厦里,冯鑫曾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上市之后,我回答得最多的两句话:一句是运气好;另一句是有好运气要好好地使用它。

  但当年,暴风业绩骨感,不仅发布了10次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及风险提示公告,并在上市后交出一份亏损的成绩单。 当时的暴风科技表示,主要原因是虚拟现实业务处于早期大规模投入阶段,导致公司一季度整体亏损。

  业务萧条  事实上,如今不仅是冯鑫本人,暴风集团也处于诸多危机之中。   天眼查风险显示,此前暴风集团被列为被执行人80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为老赖6次,股权冻结1次。

1月25日,有媒体报道称自2019年1月3日-11日,暴风集团悄然增加了十几条被执行人信息。 当时暴风集团回应称是由于公司与离职员工的劳动纠纷导致的,涉案金额合计万元。

几天后,暴风集团又表示与案件申请人的劳动纠纷已解决,法院已陆续解除执行措施。

  3月,暴风集团再次因为劳动人事纠纷被列入被执行人名单,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为支付工资万元,被执行人的履行情况为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违反财产报告制度。   近日网上出现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显示,暴风集团旗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已经终止关于暴风集团的2桩案件执行程序,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发现被执行人可供执行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5月8日晚间,暴风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光大浸辉、上海浸鑫对暴风集团及冯鑫提起股权转让纠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公司向光大浸辉、上海浸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部分损失亿元及该等损失的迟延支付利息(暂计至今年3月3日为万元)。 今年3月,冯鑫曾因合同纠纷被法院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诸多麻烦背后,是暴风集团难以言说的业绩和经营情况。

目前,暴风集团的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视频业务以及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的互联网电视业务。

  虽然暴风影音曾火爆一时,并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但如今已沦落到视频行业的第三梯队;而暴风TV也未能翻起多大的浪花来。 2018年中,冯鑫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目标是2018年暴风TV卖出200万台,到2019年,就能进入大规模盈利的状态。

但是根据暴风集团此前的公告,暴风智能电视2018年销量只有约70万台。

  2019年上半年,暴风集团预计亏损亿-亿元。

2018年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亿元,公司存在2019年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为负的风险,其股票或将被终止上市。 与此同时,暴风集团引以为傲的股票早已跌到谷底,最高369亿元的市值也已经缩水至亿元。   前路难走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暴风在诸多因素的交织中衰落下去。

  以视频业务为例,当时为了上市,在其他视频软件都在自制网剧、买版权时,暴风还在搞免费网络下载,进而失去了核心竞争力,暴风影音的用户开始大量减少,广告收入自然下滑。 有业内人士说。   生买版权,生把钱消耗掉,这个不是我们(暴风影音)能熟悉的战场。 冯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火爆,各个视频网站纷纷推出自己的App端,暴风用户被分流,没有独家内容难以有会员以及广告收入。

  数据显示,2015年,暴风广告收入为亿元,到2016年暴风广告收入仅增长25%到亿元(同期爱奇艺的广告增长为%),2017年则下降了26%,至亿元;到2018年,这一数字暴跌了%,至亿元。   而谈到电视业务,家电分析师梁振鹏认为,彩电市场本身已经连续两年萎缩,暴风TV更是在2018年大打价格战,导致亏损加剧,影响了健康发展。

暴风TV的生产销售规模远远没有达到彩电行业的盈利平衡点。   产经观察家丁少将则指出,从根本上说,暴风的问题和此前的乐视很相似,那就是缺乏自我造血的能力,而业务线太长,资本市场一旦有变,现金流断档,业务就格外脆弱。   失去冯鑫,暴风集团更是雪上加霜。

没了领头羊,暴风集团未来将走向何方  如今看来,暴风很难扭转困境,电视、VR、体育等业务都很难规模盈利,亏损持续,在失去领导人之后,融资通路基本丧失,未来或通过出售资产、业务重组来渡过难关。

丁少将坦言。   作为同是互联网视频起家的企业,暴风集团与乐视曾经的扩张路子何其相似,但都没有成功建造起生态帝国,市值都经历了大起大落;作为老乡,冯鑫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都被列入老赖名单。

如今看来,若是没有强有力的挽救措施,暴风有可能走上乐视的老路,最终分崩离析。 值班主任:田艳敏。

上一篇:精彩讲座不停,郑州19中举行新进教师岗前培训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