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第一三八零章 死得蹊跷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39

第一三八零章 死得蹊跷

“哎哟喂我去!现在到底谁是老鼠谁是猫?怎么变成我找人了!”在外围跑了整整两圈没看到小娃儿身影,巴豆简直要抓狂。 明明他该是那个藏着等人找的,他是老鼠!为什么反而是他在找七七?他就没见过有老鼠主动去找猫的,他是有史以来第一个!“七七,你到底藏哪去了?快点出来!不玩了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我快睡着了你都还没找到我!”“七七,红豆,出来了,不玩了!”再玩下去,他满身都是包了。

摸摸小肚子,跑了大两圈,都把他给累饿了。

“赶紧出来,咱回去吃东西去。

跟你们玩忒没意思了,要是春子跟狗蛋他们在,那才叫真热闹……”巴豆嗓门洪亮,红豆藏在内围里听得一清二楚,小心翼翼把小脑袋支棱起来,越过灌木往声音来源方向看去,晕黄光线里,能隐约看到娃儿小身板在那转着圈圈的蹦跶。

红豆咻的一下又蹲回去了。 哥哥肯定在骗她,就像之前骗得她主动去找他一样。

他又想守株待兔,以逸待劳。

红豆从小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这次,她一定不会去自投罗网了。

“不对,没看到七七!”小脑袋反应过来后,红豆又往巴豆方向看去,真的没看到七七。 红豆一下急了。

哥哥喊得那么大声,七七不可能没听到。 他现在是猫呢,他听到哥哥的声音,应该马上跑过去把哥哥逮住才对啊。 七七哪去了。 “七七,七七!——”红豆站起来就要往前找去,突然听到身后灌木丛发出轻微的窸窣声,伴随极轻的脚步。 红豆回头,便看到七七正拨开那片灌木,从里走了出来。

“七七!原来你在这里!你找到我了,哈哈哈!”小女娃儿一点没有被抓到的沮丧,看到他的时候,高兴的咧了嘴,笑弯眼睛。

七七手指头动了动,上前两步,握住了小女娃的手,拉。

带着她往外头咋咋呼呼的巴豆走去。 小女娃兀自咯咯咯的开心笑着,一点没反应过来,以前都是她牵着弟弟,带着她走。 这次,是弟弟带着她走。 一场小游戏,巴豆玩得意兴阑珊。

深刻的教训告诉他一个道理,以后出门在外,一定要备上一瓶防虫膏。

宴席散场已经是亥时,很晚了。 凤月王携皇室成员及臣子们恭送,目送载着南陵王的马车走远才返回宫中。 刚在寝殿坐下,酒意未散,就听得外面侍卫急急来报,“王上,宫中有宫婢莫名死亡,就死在宴场不远的园林旁!”凤弈眼睛一眯,沉了脸,“莫名死亡?什么意思?”“即查不出死亡原因,御医验过了,那名宫婢身上没有任何伤痕,现场也没有打斗挣扎过的痕迹,且死者脸上表情安详,御医说她死的时候没有感觉到痛苦。 ”“哪个宫的宫婢?”“经查,那名宫婢是浣衣坊一名浆洗宫婢,脸生得很,平时应是很少出来走动。 只在敬室房的备案上记载着一个名字,其他资料全没有。 ”闻言,凤麟眸色深了下来,“再去查查,看能不能查出更多信息,另外查一下,一个浆洗宫婢,为何会出现在宴场外头。

”“是。

”侍卫下去后,凤麟坐了片刻,又开口唤人,“来人,把二王子叫来。

”太监传唤得急,凤弈来得也很快。

一进寝殿,即开口问道,“皇兄这么晚召我过来,可是有何要事?”“有宫婢死在宴场外头,朕总觉得是有蹊跷,凤弈,你有没有什么看法?”宫婢莫名死亡的事情凤弈在来的路上听太监提过了,沉吟片刻,“皇兄怀疑这件事跟南陵王有关?”凤麟立即摇头,“不会,不可能跟南陵王有关。 从入场之后一直到散席,南陵王跟南陵王妃,以及钱万金三人就没离开过席位。 再者,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凤月,有什么理由在凤月皇宫杀人?便是真杀了,以南陵王的为人秉性,也定然会跟朕知会一声。 一个宫婢罢了,朕还能由着她得罪南陵王不成?”凤弈沉默下来,若有所思。

他也知道,事情跟南陵王的关系不大。

只是那名宫婢出现的时间跟地点都很突兀,死因更是奇怪。 在皇宫里,但凡死人,总能找到或多或少的痕迹,能猜测到些许缘由。 唯有这名宫婢,出现的原因成迷,死因更成迷。

“你亲自去调查一下,查查这名宫婢平日里跟谁有深交,跟朝中各位大臣之间有没有过接触,最后查查她离奇死亡的原因。 朕不相信她是猝死。 ”“皇兄稍安勿躁,我这就去查。

”拱手行礼,凤弈退下。 走到门口之际,身后传来凤麟一声轻唤,“凤弈。

”凤弈回头,对上凤麟极为复杂的目光,闪着沉重,以及歉意。

“委屈你了。

”凤弈笑笑,“皇兄,我不委屈。 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只要能帮上皇兄,什么都不委屈。 ”男子扭头匆匆离去,修长背影转眼融入夜色。 殿内,响起一声悠长叹息。 与此同时,城中某处豪华府邸内,幽暗密室里,一男人坐在灯下,眼睛盯着面前飘忽闪烁的烛火,久久没有说话。 烛光映照在他脸上,照出一脸的阴郁深沉。 他身后站着全身包裹严实的黑衣人,安安静静的,期间也不曾开口说话,像个隐形人般。

流动在空气中的氛围,极为讶异。 良久,灯前男人才挤出声音,“一点原因都查不出来?”“回主子,一点原因都查不出来,但是属下可以确定,她是被人杀死的。 ”“可以确定,被人杀死的。 ”男人冷笑,回眸,“那你查出她是如何被杀死的了吗?没有伤痕,没有挣扎,甚至连痛苦都没有!”黑衣人静默须臾,抬眸,“主子,属下怀疑,或许跟蛊有关。

整个大陆四国,能做到让人完全看不出痕迹的杀人方法,唯有蛊。

”砰!男人一掌拍在桌上,嘴角冷笑更甚,“你以为我不懂蛊?若是为蛊所杀,那么体内也必然会留下蛊虫呆过的痕迹!中了蛊的人,流出的血液是不一样的!你找到痕迹了吗?血液呢?是什么颜色?”。

上一篇:《网络安全和信息化》杂志订阅2019年期刊杂志欢迎订阅杂志 感情图片有字有道理的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