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小昭读诗】22.那些身穿星图的木草和石头粉碎后的花粉。听说你在暗恋我,巫鸦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167

【小昭读诗】22.那些身穿星图的木草和石头粉碎后的花粉。听说你在暗恋我,巫鸦

最早见巫鸦这小黑鸟【阿黛语】的文字是在烟雨红尘,那时对他驾驭语言的能力就已经叹为观止了,时至今日仍能读到他的文字由衷地感到幸运。

我要为你养一些火鸟。 火鸟最早见于琼瑶的小说里那只为爱情燃烧的火鸟,注意这里是一群,不是一只,这是多大的手笔,一群火鸟一起飞翔,那遮天蔽日的景象,我相信这些火热的羽毛是可以主宰一个人的天空。 那些身穿星图的木草,两相比较,只有绿叶红花的木草真的不算什么了,我把星图披挂于一身,那么我就可以在她的手心里夜观天象了。 那些特别喜欢在黑夜里/飞行的蝙蝠,蝙蝠昼伏夜出,他们身体的雷达天线都指向你,这下你无路可逃了吧?注意还有低压过屋顶的雨云,这一刻他是不是把亚马逊上空的雨云都召集来了?我承认这些都是你治不好,想她的顽疾。

华佗束手,悬壶济世的良医何在?对于这样的病人,另请高明吧!反正我是不医的,也医不好,看着这“病入膏肓”的病人,我也想生一场大病了。

我好像不会再悲伤了。

除非眼泪都已为你流尽,天空带着自己的低气压,低到可以和一棵树挨在一起。 何止一棵树啊!,为这俗世里一场惊心动魄的爱没准也可以低到尘埃里去。

我只知道樱桃园有好吃的樱桃,原来还有一座山川埋着,这山川的走向可以连绵到一个人心里去,直到走向不同的两座山川连成一片绵亘的山脉。 顽石点头后石粉会化作花粉,诗歌是需要突发奇想的,奇是奇兵突出,这样才有银瓶乍裂的效果。

风只顾着吹散那些假装蜂鸣的湖水,你看连湖水里都藏着蜂巢,那涟漪里是不是也会有蜂群出没?这些看起来是不真实不合理的,但却在诗人笔下被赋予了生命,在诗歌里,存在即合理!我已经白头了。 /而你爱的少年仍旧在他故乡,放牛。

诗歌是允许这种透过表象的夸张和矛盾的手法的,富裕了诗歌更多的情趣,经过迢遥的岁月之河的洗礼,童真变白发。 桥和流水是相辅相成的,有流水才有桥,木头也不是一节冥顽不灵迟钝的木头,一面是奔流不息的流水,代表着奔腾的生活,一面是架通两岸,实实在在的,起着纽带的作用,喜鹊搭的是鹊桥,诗人搭起一座心桥。 想一个人到什么程度像空洞的心事,空空落落的感觉有时比满溢着更令人沉陷和着迷。

你在听一只鸟/缓慢的划桨。 有人在我诗评里留言质疑谁见过蚂蚁背着青虫?要说蚂蚁背着自己的粮食还差不多,炊烟本身就在村庄,不是在野外,不用人牵着回家是不?马上有人反驳这一句:人牵着狗回家,绝对不是诗。

反过来:狗牵着人回家,绝对是诗!【蚂蚁搬运着青虫,农人牵着炊烟回家。 参见小昭读诗11】。 那两句和巫鸦这一句有异曲同工之妙!听说月亮是你所养的鱼。

原来我每晚看到的天空都是一个硕大的金鱼缸,那么漫天的星星就是这尾鱼产的卵,而我在水底倒影/也有这样的住处。 恨不得立刻满身鳞片即刻取代那尾游鱼。

无疑这在诗里是完全有可能的,所以六月专门派雨水/去造访你水上的莲叶。 我想连这荷香十里也都是你的。

在六月的夜晚给你写一封信/无疑满院子都是树/刚刚开过的花。 和鸟鸣。 我想我们也曾这样爱过,身体像一棵开花的树,心里像有一万只花喜鹊在雀跃,这纸上的每一个字符都变成了满院树上刚刚开过的花和鸟鸣,这样表白的技巧,这样晶莹剔透的诗句,没有哪个人读了会不投降,反正我是没有抵抗力的。

情到弥坚,蝴蝶和云乃至万物都可以是你的化身,爱情使一个人博爱,这时连一颗长在屋顶的星星草都值得去爱,地球上还有比大海更辽阔的吗?我想如果有,也只能是一个男人宽广的胸怀。 这种含而不露而又恰到好处的表达,令读者始终有一种把握新鲜的和只能意会的感觉。 诗人是善于联想的,“即在事物之间找到他们的关系和相同处,然后找到其关联的巧妙处”。 不是让你只停留在这些意象的表面上,而是要你通过不断的阅读联想和付诸情感并且在诗人的引领下进入或升华到一种诗意的境界中去。 我果然是喜欢这些童话般干净的句子【二哥烟烟语】,想象夸张象征童话的元素都有,语言生动,情感细腻,意象离奇曲折而又引人入胜。

这组诗歌既有纯真的童心世界,又有超越现实的诗意,玄妙无比的荒诞意象为我们开启了一片别具魅力的艺术天地。

我想用一句话来结尾吧!从前有一只小黑鸟【巫鸦】,他用诗歌给我们讲故事,听了他的故事,我发觉自己活在童话世界里。 原来从前不用在很久很久以前,也可以是现在,比如我写下上面这些文字的时候!。

上一篇:哪里的人气最高的传奇世界下载来不能玩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