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陈答才、吕越颖:周恩来对人民军队创建与发展的卓著贡献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82

陈答才、吕越颖:周恩来对人民军队创建与发展的卓著贡献

1928年11月上旬周恩来由莫斯科回到上海后,向各地传达六大精神,起草致南方部队的指示信,又先后解决顺直省委的问题、江苏省委的问题,向各苏区派遣得力干部,而最突出地是审定陈毅代中央起草的“九月来信”,妥善处理了红四军前委的争论,支持毛泽东为前委书记。 1929年5月,中央派刚从苏联学习回国的刘安恭到红四军工作。 刘参加过南昌起义,在苏联学习的是军事,所以他一到红四军,就被前委任命为军政治部主任、临时军委书记。

但刘不了解红四军的斗争历史和实际情况,对毛泽东从实际出发提出来的一些正确主张任意指责。 这就促使了红四军党内关于红军要不要坚持党的领导,党怎样领导,红军在农村的武装斗争怎样进行等一系列建军原则的争论,直接致使红四军第七次党的代表大会否定了毛泽东提出的党对红军的领导必须实行集权制(后来称民主集中制)和必须反对不要根据地的流寇思想的正确意见,并给予毛泽东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使毛泽东离开红四军领导岗位。

毛泽东离开红四军,导致后来的军事作战屡屡失败。

在惨痛的教训面前,陈毅于8月下旬秘密到上海,并在8月29日的中央临时政治局专题会议上详细地汇报了红四军问题的由来和现状,随后,会议决定以李立三、周恩来(召集人)、陈毅三人组成一个委员会,负责讨论红四军的问题。 在三人委员会充分讨论的基础上,对一些重大问题取得了共识,周恩来要陈毅代中共中央起草一封给红四军的指示信。 指示信经周恩来审定后,要陈毅带回红四军,召开一次党的会议统一思想,分清是非,团结一致,作出决议。

于是就有了同年12月的中共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和毛泽东为会议所写的决议,而《关于纠正党内的错误思想》则是决议的第一部分,后来称为“古田会议决议”,从而明确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

毛泽东也在周恩来支持下重新回到红四军工作,恢复他的红四军前委书记职务。 事实上,“古田会议决议”正是按中央“九月来信”的精神形成的,足见周恩来为建军原则的形成所付出的努力。 从此以后,红军时期乃至整个人民军队的建设和发展,在这个根本原则问题上未曾动摇和偏离过。

“围剿”斗争中,与朱德一起指挥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并取得重大胜利。 “左”倾冒险错误时期不断推进的红军攻打中心城市的冒险行动,更使统治集团感到极大的震惊。 1930年10月到1932年,国共两党间硝烟弥漫,血与火的斗争不断,蒋介石相继调集重兵“围剿”根据地,单向中央红军就接连发动了三次“围剿”,但由于毛泽东战略战术运用正确,均取得了反“围剿”作战的胜利。 但在宁都会议中,毛泽东及其在红军中实行的战略战术受到了激烈的批评和指责。 会后不久,临时中央又无端地撤销了毛泽东红一方面军总政委的职务,决定这一职务由周恩来兼任。

1932年底,国民党赣粤闽边区“剿匪”总司令部调集30多个师约50万的兵力,分左、中、右三路,对中央根据地和红一方面军发动第四次大规模的军事“围剿”,蒋介石嫡系陈诚指挥的部队约16万人为中路军,担任主攻任务。 这时红一方面军有三个军团和四个军,约7万人,但周恩来、朱德根据实际,运用和发展以往反“围剿”作战的成功经验,不仅打破了国民党军队对中央根据地的第四次“围剿”,也使红军取得了史无前例的大兵团伏击歼敌作战的胜利。

“指挥军事上最后下决心的负责者”。

“围剿”失败后,气急败坏,更加疯狂,于1933年5月在南昌成立了“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南昌行营”,用50万兵力部署对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围剿”。

这时,临时中央推行了一套错误的战略和军事原则,即主张全面出击,后来毛泽东把这叫作“两个拳头打人”。

周恩来的军事思想,一贯主张集中兵力,各个击破敌军,但他的正确意见也遭到斥责,后来被实际取消了军事指挥权,由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指挥,最终导致第五次反“围剿”苦战一年,损失惨重,突围冲不破,到1934年10月不得不实施战略转移。

“围剿”失败的惨痛教训,教育了党和红军领导层的大多数。 在战略转移途中,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上指定最高军事首长朱德、周恩来为军事指挥者,周恩来是“受党内委托在指挥军事上下最后决心的负责者”。

会后分工,确定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

“团长”的位置。 1935年6月的两河口会议上,他率先提出北上方针,得到与会者一致赞同。

一、四方面军会合后,为顾全大局,团结并推动张国焘北上,周恩来主动辞去红军总政委一职。

由于长期忘我工作、积劳成疾,加之长征中异常艰苦卓绝,导致周恩来身患疟疾,多日昏迷不醒,他不得不被用担架抬着过了草地。 直到身体恢复才参与指挥直罗镇战役取得胜利,为中央把革命的大本营放在西北奠定了基础。

8月28日,周恩来收到叶挺准备辞去新四军军长职务的电报,立即复电表示挽留,并说明项英将赴延安开会,新四军工作请你实际负责,待会议结束,我们拟派人帮助整理新四军工作。 后因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的召开和中共南方局在重庆筹备等工作,直到1939年2月下旬,周恩来亲赴安徽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

1941年1月初的皖南事变:新四军9000人在北移中,于茂林地区遭国民党军预先埋伏的8万人的包围袭击,除2000人突围外,其余大部壮烈牺牲。 军长叶挺被扣,副军长项英随后遇难。

1月20日,新四军重建,陈毅为代理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 第二次反共高潮被击退,维系了第二次国共合作。

“副帅”,协助毛泽东组织和指挥战略决战。

“假和平”的把戏,但终究由其阶级本性决定而发动了全国内战,期间周恩来为和平、民主南北奔走,东西颠簸,虽未能换来和平的结果,却赢得了人心,得到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发自内心的崇敬和支持。

在国共和谈无望、内战炮声轰鸣中,周恩来率中共代表团于1946年11月19日回到延安。 21日,周恩来分析指出,谈判破裂只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则收获甚大,使党的和平民主方针与蒋的独裁内战方针为群众所认识”1947年又兼代总参谋长,协助毛泽东擘划和指挥了这场东起胶东半岛,西至天山南北,由东北长春到南海之滨的广东,相去万里,历时近4年的革命战争,取得了令世界震惊的胜利。 这期间,周恩来的智慧和贡献亦是无与伦比的。

比如,1947年6月30日夜,人民解放军横渡黄河天险南下,这是中国人民革命军队20年来第一次向国民党反动派的战略进攻。 这正是根据周恩来所提出的方针进行的。 22份的记录。

“总管家”日理万机。

然而解放战争还没有完全结束,周恩来仍是军委副主席,还协助毛泽东主持中央军委的日常工作。

1947年12月5日,周恩来就为中央军委起草电文,征询东北局筹建空军的工作以及可能发展的条件。 11月1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正式成立。 1950年4月,周恩来为《人民空军》创刊题词:“为建立人民空军而努力”1950年4月,周恩来致电苏联,提出一批订单,其中包括中国急需的海军舰艇、飞机和海岸炮,要求苏方将这批订货在夏天或至迟1951年春天发来中国。

1950年4月组建起来。

1950年8月到1951年3月间建立起来,人民军队几乎由单一的步兵发展成一支拥有诸军兵种的合成军队。

上一篇:点燃青春的一把火 ——记我校优秀本科毕业生张正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