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366、相公,你见过我娘吗?(2更)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73

366、相公,你见过我娘吗?(2更)

赵熙说要请教围棋,宋巍说不出回驳的话,只能点头应允。

不多时,赵熙、宋巍和宋元宝三人前前后后出了乾清宫。 夜已深,漫长的甬道上明灯光暖,风微凉。 赵熙是君,他不开腔,没人敢随意出声。 宋元宝难得在宫里见到他爹,其实有很多话想说,但还是选择了沉默。 走了一段之后,赵熙终于开口,讨教宋巍关于围棋上的问题。

宋巍很有耐心,一一回答过来。 怕他不懂,解释得十分详细。

赵熙安静听着,等对方说完,他笑了下,“宋翰林还真是每次都能让人感到惊喜。

”难怪他父皇明明被气得要死还是坚持要留下宋巍。 如此“耿直”的臣子,朝中可不多见。 赵熙甚至在想,自己将来若为君王,定也要寻一位宋巍这样的辅臣。 宋巍道:“微臣才疏学浅,殿下谬赞了。 ”赵熙淡笑。 数年前能让满堂阅卷官为了把他扶上状元而与帝王发生争执的人若是才疏学浅,那这天底下就没有能担得上“才高八斗”赞誉的人。 到了皇城门口,宋巍止步,转身与赵熙道别。

赵熙道:“刚才来的一路上,你们父子俩都没怎么说话,眼下这地方没别人,我先走一步,你们要说什么,只管单独说。

”话完,赵熙便转身走人。

宋巍看了眼宋元宝,问他最近怎么样。

宋元宝说:“跟之前没太大差别。

”反正那个人还是雷打不动地严于律己,日子过得要多枯燥有多枯燥。

宋元宝觉得,要让他在皇太子和平头百姓之间选一个,他指定会选择后者,前者太累了。 从来不知道人上人吃的苦中苦,竟然会这般苦。 宋巍又问他,“你的伴读任务什么时候算完?”一想到这个,宋元宝更头大,“我探过口风了,大殿下的意思是等我娶亲才放我出宫。

”说到这里,宋元宝特地去看宋巍脸色,“爹,要不您尽快给我安排个媳妇儿吧?这么一来,我不就能早早出宫了?”“胡闹!”宋巍说他,“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更何况你今年才十四岁,还不到娶亲年纪,起码也得过了十八,等你懂得何为‘责任’的时候,我再让你娘给你安排亲事。 ”“十八,那岂不是还有四年?”宋元宝哀嚎一声,“您可真够狠心的,咱们家又不用继承皇位,我用得着这么辛苦吗?”宋巍拍拍他的肩膀,“等苦过这几年,往后你想再重来一次都没机会。

”这些道理,宋元宝不是不懂,“行吧,再来四年就再来四年,不过爹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今年是科举年,我要参加乡试。 ”宋元宝是国子监学生,如今又给大皇子伴读,位同秀才,可以直接免去前面的县试府试和院试,直接参加乡试。 宋巍问:“十四岁就下场会不会太早?我怕你没准备好。 ”宋元宝不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中,只说:“权当提前历练历练,不中也没关系,三年后再接再厉就是。 ”反正三年后他也才十七岁,他爹二十八岁开始的科举路,十七岁那会儿,都不知道在干啥呢!儿子能有自己的想法,宋巍倍感欣慰,“到时候要回家备考的话,提前说一声。 ”“嗯。

”目送着宋巍上了马车,宋元宝才转身回玉堂宫。 ——宋巍回到家,温婉院里还亮着灯,明显在等他。

见着人,温婉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地,“相公回来了?你在皇宫用过饭没?”宋巍摇头,说自己跟皇上下棋忘了吃饭这一茬。 “那我让云彩去厨房端些吃食来。

”温婉一面说,一面从衣橱里翻出套干净衣裳来递给他,示意他把官袍换下来。 宋巍接过,没有第一时间走开,而是问她,“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温婉没承认自己在等他,只说不困,“之前宫里来了人,说你今日可能会晚些时候回来,我就让爹娘先歇了,我没什么瞌睡,想着再多坐会儿。

”话才说完,忍不住打了个呵欠。 “……”温婉囧。 宋巍道:“困了就去睡吧,有什么话,明日再说。 ”温婉心里装着事儿,哪睡得着,“相公为何去了这么久,是不是皇上为难你了?”宋巍摇头说没有。 “那他就是同意了不下江南?”“嗯。

”“太好了!”温婉激动道:“只要不去,皇上就能避免一场刺杀,我也不用再为相公你提心吊胆的。

”宋巍眼梢带笑,“这下你总能安心去睡了吧?”“那我真去了。

”温婉交代他,“饭你自个儿吃,我就不伺候了。 ”温婉歇下后,宋巍去里屋屏风后把官袍换下来。

云彩很快把吃食端来,宋巍没什么食欲,但为了不让温婉担心,还是拿起筷子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宋巍躺下的时候,温婉有察觉到动静,睁开眼睛,见屋里灯火已经灭了,她偏头,隐约能看到男人儒雅俊美的面部轮廓。 知道他还没睡着,温婉出声,“相公今日见到元宝没?”宋巍默了会儿,不答反问,“怎么还不睡?”温婉的声音有着惺忪的软,“睡了会儿,又醒了。

”“被我吵醒的?”宋巍又问。

“没有,是我自己睡眠浅。

”察觉出她有心事,宋巍没再多言,起身点亮床头灯罩。

昏黄光线里,温婉白净的面上神情怅然。

不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她本能地伸手去挡,腕上的翡翠镯子因为这一动作顺着小臂往下滑了一截。

宋巍一眼看出,那是岳母留给她的首饰。

“怎么不摘掉睡觉?”宋巍笑问。

温婉“噢”了一声,说忘了,懒洋洋地躺着不想动,把手腕递到他面前,“你帮我取下来。 ”宋巍一手托住她的小臂,另一只手卡住镯子,正要慢慢往外滑,温婉突然出声问:“相公,你那么懂金石玉器,能不能看出这只镯子的做工出自何处?”宋巍取镯子的动作稍有停顿,视线转向她,四目相对片刻,宋巍先开口,“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温婉笑着,“我就说嘛,相公如此内行的人,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只是你一直没告诉我罢了。 ”说话的时候,温婉的目光始终没离开他的眼睛,“是忘了说,对吧?”这样的对话,让宋巍不知如何作答,心头有些发紧。 “婉婉……”温婉还是笑,“没关系的,忘了说也没关系,你现在告诉我,这个镯子是哪来的?”说话间,她已经坐起来,自己把镯子取下,拉过他的手,轻轻放在他掌心里,“相公若是怕走眼,我去把所有灯都点亮。

”见她要下床,宋巍拿着镯子的手攥紧,另外那只手急忙伸出去,握住她纤细的手腕。

温婉背对着他,脊背有明显的的僵硬。 耳边传来男人低柔的嗓音,“婉婉是不是去当铺了?”温婉没说话,眼神呆呆地望着一直在灯罩外扑腾的飞蛾。

“婉婉?”她发了好久的呆,喃喃问:“我不能去当铺吗?”没听到男人的回答,她又问:“一直以来相公不让我典当那些首饰,只是不想让我动用自己的嫁妆,还是,怕我从中发现什么?”温婉说完,缓缓侧过身,双手抱在膝上,双目直视着宋巍。 夜间凉,宋巍怕她受风,自然而然地伸手捞起薄被披在她身上。 见他这副不为所动的模样,温婉被激起了几分恼意,“你说过夫妻之间要坦诚相待的,我从来没瞒过你什么,我甚至把自己身上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你,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对我说句实话呢?”宋巍安静听她说完,唇边露出一抹她所熟悉的笑容来,伸手拍拍她脑袋,“小丫头,胡思乱想什么?”他的反应,让温婉完全发不出脾气来,憋闷得有些难受。 “这些东西就算是出自内务府工艺,那又能说明什么?”宋巍道:“首饰上面没有明显的标识,即便它是从宫里流传出来,我们也无法凭借这么几件首饰就笃定背后主人的身份。

”温婉仿佛没有听他说,忽然开口,“我三岁之前,母亲尚在人世,那个时候相公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郎,记忆应该不会出现偏差,你见过我娘吗?”。

上一篇:杨幂 王俊凯关系不赖竟叫凯哥【图】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