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

叶连城凤清澜小说-凤倾天下将女毒后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本站 | 分类:情感控制| 浏览:65

叶连城凤清澜小说-凤倾天下将女毒后小说在线阅读

《凤倾天下将女毒后》精选:凤清澜怒极,喷出一口血来。 谁让你蠢呢?哈哈,原来一切都是她太蠢太天真!不过是一枚棋子被玩弄鼓掌,却还当做是真心!女子见此更是笑得柔美,素手抚上微凸小腹,“姐姐,你八年无所出,我腹中已有孩儿,你的后位注定是我的,如今你已经没用了,就不要拖累大军了。

”只见赫连绝分毫不反驳那女子所说的话,反而情意绵绵满脸纵容,一脸温柔地用大掌覆在女子小腹之上,眉目柔和。

那女子便是她的堂妹凤灵儿,同为将军府所出,她们从小到大不对付!看在家人的份上她不跟凤灵儿计较,凤灵儿大龄未嫁常出入皇宫,没想到竟然是她自己引狼入室!亲人抢走自己心爱之人,好,凤灵儿可真是好!凤清澜望向她那小腹,眸中凄风苦雨,连年征战她早就满身疤痕,坏了身子如何生育,赫连绝当日说绝不嫌弃,如今却反而成为夺她后位的理由?她好恨!再抬眼的时候冷若冰霜,突然拉起长弓,朝着凤清澜的方向直射过去,那曾令凤清澜念念不忘的低沉嗓音,今日成了她的催命符,“攻——城!”俘虏必死,楚国必为他所灭!带着剧毒的箭羽划破层层冰冷长空,射入凤清澜左边心窝子,一箭穿心!“噗”的一声,凤清澜口中吐出一口黑红鲜血,染红了层层衣襟,望着胸口利箭,愣愣然流下血泪,八年征战换来如此一箭,她的满腔爱意竟是喂了狗。 目光穿透攻城而来的千军万马,如同毒蛇一样注视着那对狗男女,突然哈哈大笑,状若癫狂。

“赫连绝,凤灵儿,你们欺我辱我害我至此,若有来生,我定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话音一落,凤清澜抬头拔下头上发簪割断绳索,仰面任由身体坠下城楼,她是凤清澜,就是死也要自己选择!寒风凌冽刺骨,血红战袍在风中呼啦作响,耳边是辰国大军攻破城池的欢呼呐喊,她犹如染满鲜血的破布娃娃一样坠下城楼,重重地摔落在地,瞳孔瞪大,死不瞑目!“咳咳,小……小姐,松……开,”喉咙被捏住的小姑娘双手用力拍打自家小姐,饶是她身有武功也比不过对方的强烈杀意。 凤清澜睁眼,看到了面前的香儿,外面新年的爆竹声还在响,可她这个上辈子惨死的噩梦从回到小时候就时不时地出现。 这不是梦,是她的上辈子,她隐约有种感觉,如果不能够报仇平息怒气的话,恐怕永远摆脱不了这个噩梦。

她是该要再会一会另外的一个仇人了,赫连绝。 大年初一的这一天,凤清澜找到了将军爹爹,无比坚决道,“爹,我要去南山书院。 ”南山书院是磨练培养人才的地方,凤庆自然没有不应允的。

“小姐,去书院的一应物件都准备好了。 ”香儿恭恭敬敬将双手放在腰际,看着凤清澜负手站在洞开的窗边的火红背影。

明明是红色那么鲜艳的颜色,穿在此刻的凤清澜身上,愣是穿出了一股无以言说的寂寥感,仿佛茫茫天际,只剩下一颗孤星。 久久没有等到小姐的回答,香儿顺着凤清澜望过去的视线,正是那一株夫人留下来的红梅所在,当初缤纷梅香盈满整个院落的一株,如今却是光秃秃的一点儿生机都没有。 “在京城找到能让枯木逢春的奇人了么?”状似不经意的,凤清澜将视线从那一株干枯树干上移回来,若有若无地放在香儿身上。 “小姐,暂时还没有音信。

”香儿的脑袋因为羞愧而慢慢地低下去。 “罢了,明日去往南山书院。

”上辈子,南山书院,就是她劫难的开始。 那时候她怀着对爹爹的满腔恨意从庄子里面回来,势要将将军府搅得一个翻天覆地,字字句句仿佛带着刀子朝着爹爹吐出,竟是连表面的礼仪都不懂,不知温软行事,愣是中了凤灵儿和大伯母的圈套。 彻底惹怒父亲之后,为了给凤灵儿道歉,凤庆又是一心狠将她送到了南山书院。 那时候,刚回来没几天的小姑娘转眼又被送走,叫凤清澜如何甘心,对将军爹爹的怨恨再次加深。 就是在南山书院里,凤清澜邂逅了一辈子的悲剧来源赫连绝,被将军府赶出来的脆弱骄傲少女遇到了百般温柔风度翩翩的少年郎,一颗芳心就此沦陷。 若没有南山书院的相遇,又哪里来的后半生悲惨收场?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凤清澜从来不是一个退缩的人,这一次,不仅不会避开南山书院这个劫数,还要迎头赶上。

因为,她已经等不及要复仇了!哪怕是重来一世,凤清澜有仇必报的性格也绝对没有改变半分,欠了她的,必须要还回来!华丽的马车慢慢行驶到了南山书院的门口,凤清澜被侍女香儿从马车里面扶出来。

将军府最好的马车,最多的银两钞票,最丰富的生活用品,全部一一配备,装满了后面的整整一辆马车。

不再是上辈子和爹爹赌气自己驾着一匹枯瘦老马过来报道,一身金尊玉贵着装的凤清澜从马车里面出来,那张宛如天人一样的容颜,成功地让书院门口的童子狠狠晃了一回心神。

带着辰国将军府标志的奢华马车、华服在身、美婢在侧,童子一见到这阵仗就非常恭敬地将人给请进去。 凤清澜神色不动分毫,脑海中浮现起上辈子狼狈来袭被童子拒在门外羞辱的场景,嘴角勾起淡淡的嘲讽弧度,不着痕迹地伸出手掌使用内力将脚边的积雪热化了一半。 随后就听到一声肉体滑到在地的闷哼声。 凤清澜眼神神色平静得如同湖水,由着引领的书院童子带领而去。

一阵轻微的呜咽声突兀地在耳边响起,凤清澜耳边微微一动,眼睛闪了闪。 同样的场景再一次呈现,故人,还需要救吗?一个偏僻院落的墙角处,几个小丫鬟一般打扮的人围着一个头发凌乱遮住面容的姑娘,嬉笑着一步步凑近,嘴里说着恶毒嘲笑的话语。

上一篇: 鍏充簬鍘﹂棬澶у鐮旂┒鐢熷浣嶈鏂囪鑼冪殑閫氱煡    下一篇:没有了
最近更新
精彩推荐
友情链接